共享办公品牌难剥离“二房东”属性 空置率持续走高

社会新闻 阅读(1795)

原题:在共享办公品牌热潮之后:很难剥离“主房东”的财产,空置率持续上升

来源:经济观察

邱晨

贺善衡在与共享办公同事聚会时总是说,2016年共享办公流行的关键词是“成长与规模”,但现在被“回归理性”所取代,“做好经营者,去除一些有魅力的东西,提高效率”

今年10月,成立9年的独角兽公司和共享办公网站WeWork的创始人给共享办公行业泼了一盆冷水,推迟了备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与此同时,持续“烧钱”造成的损失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三年内损失了30亿美元。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最新季度收益发布会上表示,“对WeWork创始人纽曼的错误判断是他最大的错误”。

最近,WeWork、氪星空间、优科工作室等龙头企业相继调整了管理和运营模式。与此同时,氪星空间也经常听到商店关门、裁员、腐败等消息。

这些行业的重要趋势也触动了贺善衡的神经。他是WE Kuwo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共享办公领域的公司。“大多数人一开始可能进来的原因是因为风口。在我们工作之后,人才大量流失。”贺善衡总结道。

事实上,从一开始,外界就将共享办公品牌贴上了“主要房东”的标签。许多业内专家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品牌至今仍未脱离“主房东”的属性,这可以说与传统的商业中心没有太大区别。独立信息技术分析师唐鑫表示:“由于本质上没有创新,也没有太多的附加值,因此几乎没有什么钱可赚。”此外,对共享办公的另一个打击是当前的市场环境不好,办公需求减少。上海藁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孙文华表示:“写字楼的空置率现在已经上升。大品牌吸引投资没问题,但小品牌更难。”

市场越来越糟糕。

北京酒仙桥商业区的一名房地产经纪人明显感受到了市场的寒冷:“在酒仙桥的一个共享办公品牌办公室里,每平方米的报价是8.5元,最终交易价格可能在7.5元左右。”据他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年底,他所在商业区的商业地产空置率已经达到20%-30%,远低于2017年7%-8%的最高水平。共享办公空间会更糟糕。今年11月的平均空置率为50%,预计今年年底至明年春节期间,空置率将达到60%-70%。

贺善衡今年也感到“岁末难过”。他说共用办公室的家庭是企业。“事实上,我们依靠企业生存。他们很难过,我们也会难过。企业越来越少,项目越来越少,现在我们也会考虑调整一些地区的租金。”

“我们的空置率相对稳定,但自2017年以来,一些文化娱乐项目的空置率有所下降。共享办公行业实际上是一个数据驱动的行业。今年有多少公司注销并增加了资产,实际上可以感受到整体市场环境。”贺善衡说。

一位二线城市共享办公品牌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他的项目在2018年年中的入住率是100%。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小团队公司成批死亡,导致项目入住率下降,到目前为止,入住率仅恢复到60%和70%左右。

根据豪族发布的2018年联合办公市场研究报告,近年来,联合办公在全国范围内的扩张已经放缓,只有12%的空间被完全租用,40%的空间空置率超过50%。受规模扩张、行业整合和经济形势的影响,联合办公企业的空置率持续上升。

上面提到的二级品牌的负责人说他的公园里有八个品牌共用办公室,这比其他地方竞争激烈得多。“工作站的一般价格是500元左右,我们这里的工作站超过1000元,所以入住率很尴尬,只有10%。”

这个二线品牌的负责人以前在北京工作。他认为有那么大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他进一步解释说,总的空间利用率约为50%,这是一个严重的浪费。假设一个楼层总共是100平方米,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公司用100平方米的面积建立10个工作站。对于共享办公,利用率必须提高,可以达到20人甚至30人,额外的利润就是利润。

最近,像WeWork和氪星空间这样的主要玩家有很多坏消息。上述高级官员表示,“氪星空间学到了很多我们工作的精髓,但其内部管理不足以控制成本。如果整个成本能够得到控制,当前的问题就不会出现。”

此外,在贺善衡看来,共享办公的最大价值应该是为用户创造一种互助、信任和创造价值的氛围,通过技术、精细管理和空间设计来辅助空间。

韩国成人视频|亚洲成人视频在线观看|成人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