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百亿资金投入估值80亿公司,WeWork和软银谁更“疯狂”

热点专题 阅读(1665)

原标题:超过100亿资本投资于80亿公司,估计价值,谁更“疯狂”在WeWork和软银之间?WeWork还不够疯狂)是软件银行集团主席兼总裁孙正义在首次会见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后提出的观点。 相比之下,如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疯狂烧钱补贴”之后,WeWork和软银正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局面,即估值大幅下跌,股东们已经为挽救它们而平仓。

最近,CNBC和其他人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称,软银收购WeWork(更名为“我们公司”)的谈判即将完成,结果最早将于美国时间周二公布。软银计划在WeWork再投资40亿至50亿美元,最终持有近80%的股份。 截至新闻稿,WeWork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自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宣布撤回首次公开募股申请并推迟上市计划以来,其内部调整行动一直在继续。随着创始人持股比例的下降、创始团队的清洗、公司价值的下降以及软银资本投资和声誉的损益下降,WeWork可能会有最终的出路选择。

此前,证券公司CLSA和研究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估计,软银及其拥有1000亿投资基金的愿景基金通过多次向WeWork母公司注资,收购了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近30%的股份,投资近110亿美元。 如果谈判达成,软银将总共向我们投资近150亿美元。 不过,应该注意的是,在本轮软银资本投资中,WeWork的预融资估值仅为75亿至80亿美元。 换句话说,软银将总共投资150亿美元购买一家公司80%的股份,估计价值在75亿至80亿美元之间。

根据WeWork发布的财务数据,2018年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损失23.6亿美元现金 截至6月30日,WeWork账户中仍有25亿美元现金。 根据目前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费率,WeWork在2020年第一季度即将迎来资金缺口,其他市场参与者猜测资金枯竭的时间点最早将在今年11月底。

金沙江风险投资公司的管理合伙人朱啸虎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的独家采访时说,我们的工作对共享经济本身没有问题。在美国租房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它的租赁期相对较长,通常为5至10年,特别是对初创公司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我们工作的核心问题是它不认为经济是周期性的。我们在早期以高价支付租金。在经济低迷时期,如果我们继续为高房价买单,企业将遭受严重损失。

梦工厂的创始人王小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共享办公室是一项利润不高的业务。通过细致高效的管理,做好各场馆层面的工作,逐步实现大规模扩张。这可能是共享办公行业实现利润的一大障碍。 如果它不能获得利润,就不能被视为成熟和健康的商业模式。

此外,如果软银的计划顺利通过,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塞洛克罗尔(Marcelo crowl)将出任WeWork董事长。 此前,孙正义曾任命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帮助我们扭转面临流动性约束的局面。

亚当纽曼(Adam Neumann)随着软银持股的增加和高级管理层的进入而被淘汰。 此前,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宣布辞职,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期间暴露出的公司治理和估值问题。在一份公开声明中,他表示,“最近几周,我的评估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我认为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

随后,我们工作任命副总裁兼首席自动化官塞巴斯蒂安冈宁汉姆(Sebastian Gunningham)和首席运营官阿迪明森(Artie Minson)为联合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为非执行董事。

当然,软银提供的计划不是目前唯一的出路。目前,WeWork正在考虑软银和摩根大通公司提出的两项救援计划,其财团收购计划将提供总计约50亿美元的支持。评选结果将由美国时间周二的WeWork董事会投票决定。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s)在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指出:“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就是说,“即使公司不盈利,它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市场估值。” ”

编者:宁颜佳

本内容由第一财经原创,版权属于第一财经。 未经第一财经的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重印、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 第一财经保留调查侵权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授权,请致电021-或021-联系第一金融版权部门。banquan

yicai.com 回到搜狐,查看更多“负责任的编辑:

2019-10-22 12:42

Source : First Finance

Original Title:投资80亿公司的十亿多资金,WeWork和软银更多“疯狂”

“在战斗中,“疯狂胜于聪明,WeWork还不够疯狂”是软件银行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在第一次与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会面后提出的观点。 相比之下,如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疯狂烧钱补贴”之后,WeWork和软银正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局面,即估值大幅下跌,股东们已经为挽救它们而平仓。

最近,CNBC等人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软银接管WeWork(更名为“我们公司”)的谈判即将完成,结果最早将于美国时间周二公布。软银计划在WeWork再投资40亿至50亿美元,最终持有近80%的股份。 截至新闻稿,WeWork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自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宣布撤回首次公开募股申请并推迟上市计划以来,其内部调整行动一直在继续。随着创始人持股比例的下降、创始团队的清洗、公司价值的下降以及软银资本投资和声誉的损益下降,WeWork可能会有最终的出路选择。

根据经纪公司CLSA和研究机构伯恩斯坦此前的估计,软银及其1000亿投资基金愿景基金通过多次向WeWork母公司注资,收购了WeWork母公司We公司近30%的股份,投资近110亿美元。 如果谈判达成,软银将总共向我们投资近150亿美元。 不过,应该注意的是,在本轮软银资本投资中,WeWork的预融资估值仅为75亿至80亿美元。 换句话说,软银将总共投资150亿美元购买一家公司80%的股份,估计价值在75亿至80亿美元之间。

根据WeWork的公共财务数据,2018年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损失23.6亿美元现金 截至6月30日,WeWork账户中仍有25亿美元现金。 根据目前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费率,WeWork在2020年第一季度即将迎来资金缺口,其他市场参与者猜测资金枯竭的时间点最早将在今年11月底。

金沙江风险投资公司的管理合伙人朱啸虎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独家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工作对共享经济本身没有问题。在美国租房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它的租赁期相对较长,通常为5至10年,特别是对初创公司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我们工作的核心问题是它不认为经济是周期性的。我们在早期以高价支付租金。在经济低迷时期,如果我们继续为高房价买单,企业将遭受严重损失。

Dream Plus创始人王小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共享办公室是一项非高利润率的业务,需要谨慎高效的管理来确保每个场馆的有效性水平,然后逐步实现大规模扩张。这可能是共享办公行业实现利润的一大障碍。 如果它不能获得利润,就不能被视为成熟和健康的商业模式。

此外,如果软银的计划顺利通过,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塞洛克罗尔(Marcelo crowl)将出任WeWork董事长。 此前,孙正义曾任命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帮助我们扭转面临流动性约束的局面。

亚当纽曼(Adam Neumann)随着软银持股的增加和高级管理层的进入而被淘汰。 此前,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宣布辞职,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期间暴露出的公司治理和估值问题。在一份公开声明中,他表示,“最近几周,我的评估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我认为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

随后,我们工作任命副总裁兼首席自动化官塞巴斯蒂安冈宁汉姆(Sebastian Gunningham)和首席运营官阿迪明森(Artie Minson)为联合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为非执行董事。

当然,软银提供的计划不是目前唯一的出路。目前,WeWork正在考虑软银和摩根大通公司提出的两项救援计划,其财团收购计划将提供总计约50亿美元的支持。评选结果将由美国时间周二的WeWork董事会投票决定。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s)在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指出:“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就是说,‘即使公司没有盈利,它仍然可以获得巨大的市场估值’ "

编辑:宁颜佳

本内容由第一财经原创,版权属于第一财经。 未经第一财经的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重印、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 第一财经保留调查侵权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授权,请致电021-或021-联系第一金融版权部门。banquan

yicai.com 回到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声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